名字好像太短了,但是取名麻煩啊(´Д` )

黃笠 - 藍色珊瑚礁 01

▶CP 黃瀨涼太×笠松幸男(微黑火/火黑成分)

▶架空成年人設定

▶可能是坑

▶OOC?

▶以上。

 

在人海中,黃瀨是少數中先天就被賦予太多的人類。

他從來不缺任何東西,該擁有的他都擁有了,人人稱羨的相貌或是天才的頭銜,那是上天給他的恩惠。

就像是一種特權,他在各方面都很吃香,即便做了什麼過分的事,只要稍微放低姿態,就不會有人捨得責備他,甚至還可以一再的獲得各種〝機會〞,即便他根本不屑去把握它。

大概就是所謂天之子吧。

他的生活總順著自己的意走,他愛喝酒就喝酒,愛飆車就飆車,愛鬧事也隨他鬧事,就連那些多得足以毀了許多人演藝生涯的種種淫穢夜生活,也總有人替他擋下。

對,或許對他來說再好不過了,只可惜他已經厭倦了,正因為太過順暢了所以使其變得乏味。

全部的生活都一點滋味也沒有,無趣的很,就算死了也不會讓他有所留戀。

 

─────────────────────────────────────

坐在酒吧吧臺上,黃瀨不急不徐的嚐剛過手的血紅。今天酒精濃度最低的一杯酒,bloody mary血腥瑪麗。

黃瀨從來不指定要喝怎麼樣的酒,全由調酒師決定,而為他調酒的是他多年的好友,黑子哲也。

黑子看起平平淡淡,乍看之下相貌普通,但若是像黃瀨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就會發現他自然且清秀。在這雜亂的場所就屬他的藍眸最為純淨潔白。

黃瀨很喜歡黑子,就各種方面。他跟黑子沒有任何相像之處,一點都沒有,但他會喜歡坐在吧臺前有一句沒一句的跟他閒聊。雖然更多時候是自己在對這個人撒嬌也說不定。

黑子是黃瀨少數的朋友之一,對,去除掉利益關係的朋友。

嘛不過雖說是朋友,但其實黃瀨曾試圖追求過這個人,當然那已經是過去了。黑子現在有著自己的情人,熱戀期,或是穩定期?

 
  

「小黑子調出來的酒過然超棒呢!再來點什麼!」嘴上叫著對他的專屬稱呼,並且豪不吝嗇的讚美。黑子是個很棒的調酒師,只要從他手裡出來的酒,都可以說是堪稱美酒的極品。

擦拭著手中閃著光的玻璃杯,滿意的將其放回架子上。「黃瀨君,今天到此為止了,晚些打車回去吧。」這麼說著,黑子接過黃瀨手中的杯子,並沒有打算再為他調配下一杯酒。

「欸~?真過分呢,明明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是嗎?」有些無賴的樣子,一直是這麼過來的喔,喝再多也沒問題喔,就是這樣,酒駕也沒關係喔。

 
  

沒人能拿他怎麼樣,不是嗎。

 
  

「喔!怎麼又是你啊,黃瀨。」跟他搭話的是一抹高大的火紅。他叫火神大我,酒吧主廚,同時也是黑子的情人。

「小火神什麼意思嘛,好過份呢,我好歹也是個客人喔,還是常客!老客戶那種,做人家生意不能這樣的啦!酒吧遲早會被小火神搞垮啦!」誇張的拍桌,黃瀨鼓起頰,讓自己看起來不滿,委屈的控訴。

「少胡說八道啊!」

火神天然且單純,但卻有著一雙野獸一般的眼眸,要形容的話大概是虎吧,老虎的氣味。除了火神以外,黃瀨還認識另外一頭野獸,那人跟黃瀨一樣是酒吧的常客,不過不知道為何今天缺席了。他叫青峰大輝,是閃著黑光的豹子,既強大又帥氣。不過有點殘念的大概就是愛好巨乳而且一點也不明白女性,面對女性的他不過就只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吧。目前單身中。跟黃瀨關係很好(黃瀨單方面認為?)。

「火神君裡面忙完了嗎?」被戀人所吸引,黑子平淡的的雙眼瞬間部上某種名為寵愛的柔和。火神連帶點頭的啊了個聲,走到了黑子身邊,背倚著工作臺,看著黑子忙活,一邊說著「廚房好悶啊,差點沒被悶死,還是黑子在外場好啊...」之類的什麼。聽著這樣的抱怨,黑子只是默默的勾起了不明顯弧度。

戀人嗎?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著這對情侶這麼想了。有了彼此便能夠輕易的品嚐喜怒哀樂,輕易的感到幸福,即便只是單純的聽到聲音、對上眼或是在同個空間裡,如此簡單純粹?不,並不是的吧。那麼如果不是要怎麼解釋眼前的這兩個人呢?

不解的,黃瀨煩悶的想舉杯一飲,無奈手邊空空如也,苦笑做罷。

「啊!痛痛痛!放手啊!可惡!」突然想起莫名的哀號,黃瀨轉頭看去。角落處站著3的個兇神惡煞的男人,其中一個的手腕被一個穿著帽T牛仔褲的男人反折在後,男人身後站著一位標誌的女性。

啊啊,搭訕跟英雄救美嗎?一對三也真夠鬧的了。半癱。在吧臺上,黃瀨用手撐著自己腦袋想。

「你們現在的行為已經構成性騷擾了,她可以告你。」低沉的嗓音堅定的沒有絲毫畏懼。

「你!喂,你們,給他點教訓!!」被壓制住的男人扯著嗓子朝另外兩人吼。發愣著的兩人立刻回過神,奮力的朝男人撲去,嘖了個聲,男人沒有給他們機會,放了男人的手,一腳踹上男人的背瘠,敏捷閃過一個的功擊後迅速的又接住另一個拳頭,壓下身子絆了他一腳後來個完美的過肩摔。3個男人不服的洛下了狠話後飛也似的逃出酒吧,瞬間周圍響起震耳欲聾的熱烈歡呼聲。

而最初只能看到男人背影的黃瀨也終於稍微看清了男人的長相,剛毅又稚嫩的臉。

啊啊,皺著眉看起來好兇...。

見沒事了,人潮也漸漸散去了,火神回了廚房,黑子也在別處招待客人。剛打發掉了一位過來搭訕的女性,黃瀨百無賴聊的看著社群網站,消息依然多得嚇人,但他還是一一點進去看了,為了維持完美的〝偶像〞形象。

正當他覺得開始暈得想睡,思考著是不是應該回家了的同時,一個人在距離自己不遠處坐下了,他撇了眼看過去,煞的發現坐在那的是剛剛那位英雄救美戲碼中的英雄君。

那人似乎是在等著誰,瞇著眼把玩了一會手邊的藍色美酒,黃瀨挑了挑眉看著男人毫無意義的舉動。他身了個懶腰,試圖喚醒如同沉睡過去一般僵硬不自如的身子骨,然後再次靠上吧臺,打量起男人。

剛剛一直離的太遠,黃瀨一直以為這人的眼眸是很一般的黑,如此近距離一看倒是發現那雙眼眸是閃著耀眼光芒卻又深邃著的灰藍色,再來,在眾多男人中這人不算纖細更不算矮小,但距離進了看起來卻又有著嬌小的錯覺,因為自己的更高,又或是因為它有張稚嫩到極點的臉。不過既然出現在這就不會是未成年吧。

男人摸出放在口袋的手機,正打算播電話的時候,一位女性打斷了他。「不好意思。」男人回過頭看了來人,身子狠狠的一僵。

「能夠做在你旁邊嗎?」見男人看向自己,她笑得甜美,語畢,輕搖了遙手中的酒杯。男人更僵硬了,從黃瀨的角度,他幾乎只能夠看著男人那發紅的耳尖來猜想男人現在的表情。男人只是小幅度的點了點頭斷斷續續的說了句請。什麼啊,太純情了吧,國中生嗎。

「剛剛,謝謝你救了我一把。」刻意的在句間子頓的頓,女人用著自己又圓又大的眼睛盯著男人。這一看才發現她是剛才背搭訕的那個美女,看來應該是來道謝,還有搭訕。那種女人的小計兩。

「啊...不、...嗯。」男人輕微的側了頭僵硬的飄開了眼睛,雙手有些慌張的揮了揮,又慢慢的收回手。側過來得頭讓黃瀨清楚的看到了男人的半邊臉。

嗚啊...這不是紅的很厲害嗎,真糟糕呢,一副被欺負的快哭了的樣子,好遜。黃瀨幾乎是忍不住的勾起嘴角。

像是看清了男人的防守薄弱,女人變本加利的進攻,談笑中好似無意的賣弄姿態,看著男人的青澀,也不嫌無趣的。倒是男人,不知所措的滿臉通紅,活像是要滴出血來一樣。

嘖嘖,惡趣味的女人。

兩人的交流也不過就這麼斷斷續續的持續了短短的十分鐘,以女人的「話說,你身手真好呢,是做什麼的呢?」這句還沒得到回答的話為結尾。黃瀨滿臉驚奇意外的著上前跟男人打招呼。

「欸欸欸!?是前輩嗎!!好久不見呢!!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呢!!」自己突如其來的出現,女人欸了個聲滿臉疑惑的看向男人又看向自己。男人則是呆愣了愣,皺起眉,滿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眼中剛毅的光芒回歸了,只可惜滿臉的紅潮還未完全退去。頓了頓他吐了一個音節「....哈?」

「唉呦~前輩你不認得我了嗎!?我是你高中的後輩啊!黃瀨!忘記了嗎!?」男人看似不明所以,黃瀨激動的湊上前握住男人的手,在女人看不到的地方向男人拋了個魅眼。

試圖告訴他,我是來救你的。這樣的訊息男人接收到了,急忙答道「啊...、啊啊!是你啊!真的好久不見了。」

滿意的點了點頭,黃瀨笑著看向女人,用自己溫柔的眼,女人不禁倏的紅起臉。向女人表達了想跟前輩敘個舊的想法,女人一臉依依不捨的看著自己識趣的主動離開。

目送著女人離開,黃瀨看向身邊的男人,男人喘了口氣,滿臉疲憊的,黃瀨覺得挺是有趣。所以說,要不是男人一副再跟女人交談下去就會禁不住的昏倒再吧臺上的可憐樣子,黃瀨根本懶得管。

話說這麼純情的傢伙幾乎是絕種了吧。

「剛才謝了。」男人直直的看著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本來就長得嚴肅的樣子。剛才面對女人的樣子彷彿就像沒發生過一樣,奇妙。

「啊,沒什麼的,小事一樁喏,話說沒看過你啊。」罷了罷手,黃瀨撐頭看著人。

「嗯,跟同事約在這了,不過還沒看到人。我先連絡一下人。」男人禮貌的點了點頭。得到許可後掏出手機開始播電話。

電話那頭響了挺久才接通,男人朝的電話的另一端冷道,給你三秒解釋,讓我不滿意的話就抽死你。

至於什麼原因那人被爽約了,黃瀨沒有聽清也一點興趣都沒有,只知道男人在急急忙忙的走出酒吧之前,把自己手中的美酒遞給了自己,以謝禮的名義。

 
  

...輕啜了一口,口感酸甜,那是blue lagoon,藍色珊瑚礁。

此時他覺得自己醉了,因為這手中的水藍。

 
  

★☆TBC?☆★

 
  

最後同事是森山,來,一起幫森山巨巨點蠟燭。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