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好像太短了,但是取名麻煩啊(´Д` )

黃笠 - 藍色珊瑚礁 02

▶CP 黃瀨涼太×笠松幸男
 ▶架空成年人設定
 ▶可能是坑
 ▶OOC?
 ☆黃瀨可能渣?
 ★劇情架構中,仍有許多不確定因素(若完結的話HE一定)
 ▶以上。

夜幕低垂,男人任由晚風吹亂自己的髮,他仰望天空,不算明亮的街燈打在矯好的面容上,那原本應該閃亮的金眸變得沈暗著,沒有猙獰的表情,也沒有傷心欲絕的淚水,但卻一點一滴的,正訴說著痛苦。想念、 不捨、或是其他來自於愛戀的東西。緩緩的閉上雙眼,男人試圖平息心中的情感,關閉所有的感官。再次張開眼時,他無比平淡,漫步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只有那冰冷又溫柔的月光陪伴著他。

────...紗奈。

「很好!收工!」一陣沉默終止於導演滿足面容下的指令,一句句飽滿的「辛苦了!」圍繞在耳邊,黃瀨笑著說了幾句客套話,完美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任由經紀人關切的為自己披上外套。

從新的微電影拍攝開始至今,黃瀨已經將近2個半月的時間沒有回過家了,而剛剛的畫面是黃瀨這次的最後一場拍攝,今晚整個劇組依然會駐紮在附近的高級飯店,然後等到明早女主角的最後幾個段子結束之後才是真正的收工。對黃瀨來說,離開神奈川到各個地方拍外景,是常有的事。嘛啊,演員本來就不是容易幹的啊。

在人眼中黃瀨很好相處,謙虛又有禮的,在加上的學習力很強,拍攝方面從不拖泥帶水,真摯的如同生來就是為了這個角色而存在似的,無論是什麼樣的工作、演什麼樣的角色、在什麼樣的劇組,總能夠跟整個團體打的一片和樂,導演也總是對他讚許有加,「我要的就是這種畫面!一點偏差都沒有真了不起,所以說森介這個角色果然不是黃瀨君就不行。」這麼說著。

在一個空間裡,永遠不會有第二個人比他更閃耀動人。

經紀人川田小姐送自己回套房,黃瀨道了個謝就回了房內,因為若不這麼做川田小姐根本放不下心先離開。川田小姐是個盡責經紀人,同時也很聰明且靈巧,是情交給她處理基本沒問題,工作外也會妥妥當當的安排黃瀨的休息時間,對自己總是小心謹慎的保護著,總在自己消失在門的另一端時才肯抬步離去。

不過真沒辦法啊,川田小姐其實壓力很大的吧,畢竟黃瀨家可不小呢,在加上自己又是小赤司的集團手下的紅牌藝人呢。如果自己出了什麼事的話,估計不光只有她一個人受影響吧,...連待男友家庭或是其他的什麼?

或許是因為川田小姐比起一般人更了解自己,所以黃瀨打從心底不害怕這個人愛上自己。黃瀨不會刻意在她面前有所偽裝,這是沒有必要的,但川田小姐對他就不一樣了,黃瀨沒什麼看過這人對任何人卸除戒心,包括自己。對於這點黃瀨可以說是非常不滿,但赤司說「正因如此才讓她在你身邊。」,黃瀨也就沒有強求什麼了。

其實黃瀨是知道的,如果自己不是黃瀨涼太的話,他跟那人會是很好的朋友也說不定。

一天的折騰,就算是能力超群的黃瀨也覺得疲憊,凌晨1點過30分,他卸了妝再簡單漱洗後直直的就躺回床上。他昏昏沉沉的很快就模糊了意識,在他快沉入夢鄉之時他的床邊緩緩的一沉,受了寒風冰冷的手輕撩過他的髮。是赤司,很舒服的味道,他不會認錯。黃瀨一個翻身,緊扣著赤司的腰,用力的將他的氣息納入鼻腔,撒嬌的蹭了蹭。他累的不太想開口,任由漸漸回暖的手撫摸。

「...小赤司,來的好突然。」沈的沙啞的聲音,黃瀨使勁的挽留著他那所剩無幾意識。他跟赤司很久沒見面了,他並不想浪費難得的相聚。

生在赤司家就必須要是個全能的人,也正因為全能,所以他比一般人更為忙碌,他站在世界的最高處,而其的代價,是同等的孤獨。

孤獨的他最真惜且愛著的是作為摯友的黃瀨跟綠間。

「涼太,快睡吧。」

「...不要,睡了小赤司就會跑去找小綠間了吧。」玩笑一般,同樣依賴著赤司,黃瀨偶爾會像孩子一樣的爭寵。他跟綠間不一樣,他並不會像綠間一樣因為傲嬌就裝堅強,好似不在乎的樣子。他的一切不會在這些特定的人前有所掩飾。

「...」

「小赤司總是偏心呢。」

「...真太郎比你更需要我,涼太。」明亮的赤色眼瞳一沈,赤司頓了頓撫摸著的手。

嗯,是呢,綠間是個可憐的人,無法翱翔的青鳥,遺失了大海的美人魚。自中學畢業後他就一直被關再綠間家賓客無法進入的地方,被迫與世界隔絕,除了家人以外僅剩勢力龐大的赤司本人能夠與之相見。黃瀨也只能夠利用社交網路跟綠間連絡,他對綠間的印象也止停留在中學時期,白白嫩嫩的,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充滿禁欲感,還有一些奇怪的癖好,例如說除了彈鋼琴以外手指上一律綁著繃帶(赤司說打籃球也是?不過他倒是沒看過他打籃球。),指甲也總是修的很好看,說著手感還什麼的他不明白的東西,還有每天都會收看晨間占卜,每天帶著幸運物還什麼的。

至於現在,可能已經不再在意這些東西了也說不定。

想了黃瀨有些苦澀的笑了笑,閉上了眼,他知道睡著之後赤司就會離開,所以他也只好睡了。

在睡過去之前,他又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沉沉的說了

「...好像連那個灰藍色的眼睛都記不起來了。」起初還能清晰記起的人的長相,如今竟連那雙眼眸是如何在那個夜裏閃耀的也變得如此模糊。

那之後黃瀨睡的很沈,川田小姐也因為知道黃瀨的辛勞,體貼的沒有去打擾他的睡眠他就這麼一直到了隔天正午才起床。

劇組的集合在下午3點,已經拍攝結束後的黃瀨吃過午飯後決定在附近的商店街繞一繞。

川田小姐不是很放心,皺著眉堅持跟著他一起出去,不過在黃瀨連帶賣萌的邊討好,並且堅定的保證絕對不會出事下,她也只能兇狠的斥著要是出事的話一定讓他好看,無奈的答應了,還送了黃瀨一個不太滿意的拳頭(不可能打臉)。

在簡易的變裝下,雖然沒有人認出黃瀨,不過他那高挑的身材依舊引人注目,凡是路過的人們,不分男女老少,總不免被他吸引了目光。

有些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偶然經過了正在比賽中的街頭籃球場,一瞬間,黃瀨的內心激動了一下,忍不住上前打了幾場,轉眼功夫時間就過了,愉快的跟場上的人打了招呼後,他迅速的回到劇組集合的地方,途中也不得由心的感嘆,似乎也只有打籃球的時候才能讓他體會這種時光飛逝的感覺吧。

在方才的比賽中黃瀨發現其中兩位還挺讓他刮目相看的人,據說職業是警察,因公出差來這的,主動跟他搭話的小眼睛有點殘念的叫做森山(至於是什麼殘念黃瀨也不好說),說來不好意思,另個很高的他沒記住名子,不過是個好人啦。

黃瀨回棚的時間比預期的時間略晚了些,不過勉強算是safe,去除掉川田小姐的怒吼之外。

當天晚上黃瀨回到神奈川後,便開始了他長達半年的長假。

黃瀨的生活沒有什麼改變,依舊是無趣,除了上酒吧,跟女人約會,睡一晚之外他似乎也沒什麼可想做或是必需做的了。

一直這麼過著平淡日子的黃瀨在放了一個月的假後,發生了一件小小小小小到不能再小的小插曲。

黃瀨的夜裡從不缺女人的。畢竟即使他什麼都不做也會自然而然的有著那些誰靠近自己,一個個盼著攀上枝頭,不過他倒不在乎,魚水之歡何樂不為?反正這些女人一個也別想佔他便宜。

當然他是這麼認為的,一切只會照著他所想的走,一點也不會過。

不過他可從來沒想過晨起時分,與自己睡在一張床並緊緊依附著自己會是一個、呃,稱得上壯碩的男人?嗯,他摸到那人身上的結實。

他奇怪的並不是對方是個男人的這件事,畢竟他也曾追求過男性,啊,對,就是酒保黑子。

反正哪天帶了男人回家也沒什麼。

這麼說不太禮貌,不過他感到訝異的是對方明顯不是他所喜歡的那種類型。再說了,若不是身子舒爽的跟什麼一樣,後面也沒有那種...異樣感?就是被操過的感覺的話,他都快要懷疑自己是下面的那一個了。

他的第一個男人還真刺激啊,哈哈...

在醒來的一瞬間黃瀨還挺慌的,不過冷靜想想,他認為自己根本也不用慌張,一切只要照平常的模式去處裡就可以了,等著個人起床,說清楚,能這樣結束是最好,再不然的話讓川田小姐處理。

剛打定了主意,懷裏的人睫毛幅度極小的扇了下後,似乎下一秒就會張開眼。

那人醒的太突然,黃瀨心跳不禁露了一拍,鬼使神差下他竟迅速的闔起眼,與原先所想好的不一樣。

他居然裝睡了。

黃瀨不禁在心裡狂罵了自己的沒用。

懷裏的人突然用力的一震,頓了下,不到一秒。然後他聽到了聲低沉的咒罵「可惡...!」緊閉著雙眼,黃瀨沒法看到男人的表情,但他似乎能夠藉由語氣猜測到那人的臉上是何等的不甘。

那人急著想起身,不料被疼了一個低吟,沒能起身。

聽著黃瀨有些尷尬了,掙扎著要不放棄裝睡了。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男人便改以緩慢的動作離開了自己。陷下的軟床重新恢復了原有的蓬鬆。應該是艱難的下了床。

之後響起的是布料摩擦所產生的細碎聲響,這種尷尬的煎熬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黃瀨終於如願的聽到房門被輕輕關上的碰撞聲。

睜開眼,黃瀨不禁有點拖力,某種未知的異樣感漫上心頭。

嗚啊...所以說居然什麼都沒幹就走了嗎,還真是讓人滿滿罪惡感啊,這位小哥...。

怎麼說,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該死,各種巧合、緣分或是注定碰在一起的時候還真有那麼一點不盡人意。黃瀨一向不早起,卻在今天比那個床伴早起了些,然後又這麼剛好的只早起了那麼一點,只允許他想著些就結果來有些不著邊際的應對方式,連那人長什麼樣子也沒看清。

那件事過後黃瀨的生活依舊,也沒有什麼後續,所以才說它只是個小插曲,小的微不足道,卻讓人印象深刻,黃瀨這麼認為。

★☆TBC?☆★

沒有對稿,錯字麻煩告知ヾ(*´∀`*)ノ

老實說還是不知道有沒有後續呢...(・ω ・` )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