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好像太短了,但是取名麻煩啊(´Д` )

黃笠 - 藍色珊瑚礁 03

▶CP黃瀨涼太×笠松幸男(微小森)

▶架空成年人設定

▶超級有可能是個坑❢

▶OOC

▶黃瀨初期渣(應該?),幸男戀愛恐懼症(家庭黑暗)

▶以上。


修長的指尖輕撫著書架上緊密排列著的書皮上,黃瀨現在正在神奈川某處一間不太起眼的老舊書店,這是他稍微比較常光顧的一間書店。打從高中時候就多少會來這裡晃晃,高中時由於摯友特別愛好這裡,所以有空就會一起過來,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不過也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在這不經常有人認出他,少數知道他的人也都像是默契一般的保持著不張揚。

其實黃瀨一直都是個喜歡到處玩的人,不過也因為工作的緣故,他出門總不是那麼方便的,起初高中時代當平面模特的時候倒是還好,自從演了戲一炮而紅之後,街上的人就好像全部都認得他一樣,說是被世界追殺了也不為過,因此比起去那些人潮洶湧的熱門店面,他更喜歡安靜少人的老舊店面,不只是書店,還有咖啡屋或是其他的。

不過雖然說已經盡可能的避開人群了,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些意外。

好比說此刻,他正被一個面生的男人奮力的著指著,那人道「哦!你是!那個黃瀨涼太!!」

「欸!?」

「果然是你啊,幾個月不見了怎麼還是這副討人厭的臉。」男人上前,嫌棄的甩了甩手。黃瀨只是尷尬的笑,眼前的男人一副跟他很熟絡得樣子讓他有些莫名其妙。

所以說,他不認得這個人啊...

斟酌了下用詞,黃瀨有些心虛的,他弱弱的道。

「那個、不好意思...、你是?」語出,他看到那個人徹底黑了的臉,黃瀨心中暗道不妙,手舞足蹈的吱嗚其詞拼湊了幾句話也不見男人有所反應,只好露出了有點苦惱的笑。

黑著臉的男人倏的轉過身揪住了不知道幾時起就立在身後的高大,還算是好看得臉棄的扭曲著,咬牙切齒的怒吼。

「小堀!小堀!!你他媽為什麼不阻止我跟這種人搭話!為什麼!!這傢伙長得帥很了不起嗎!!」

「冷靜點,森山,記不住不是正常的嗎,在怎麼說都是當紅明星啊、話說這跟長相沒有關係。」被稱作小堀的男人苦笑著,雙手有意無意的擋在自己跟森山之間,卻還是任人扯著自己搖晃。

確實,就像小堀說的,一天24個小時,黃瀨見過的人數不勝數,尤其是幹明星這行,跟他搭話或是交流的人太多了,即使是有著過目不忘技能的他也實在沒辦法一個個都記住。

輕柔的把怒氣值滿點的森山安置在身後,小堀笑著上前跟黃瀨搭話。

「嗯...怎麼說呢、你可能不記得了,其實幾個月前我們在秋田有一起打過球。」

黃瀨很迅速的翻找起自己腦中的記憶,不用多久就多少有些頭緒了。

「哦哦!我想起來了,在街頭籃球場是嗎!」

「啊、對的。想起來了啊。」

黃瀨能夠把事件跟小堀所說的連繫在一起,畢竟那在秋田拍戲的那段時間每天都很忙錄,那樣少數的放鬆時間又過的如此愉快,對黃瀨來說自然是更有印象的片段。

「啊啊、抱歉抱歉!小堀桑跟森山桑都是!」熟練的揚起抱歉的笑,黃瀨的道歉如他所願的被接受了。

「話說,小堀桑跟森山桑怎麼會在這裡呢?莫非又是出差!?」

「所以說哪來那麼多次的出差啊。」森山繞過小堀走到了黃瀨身邊,一個抬手就搭在他的肩上。「我們是本地人啊,本地人。」

「欸?欸欸!?居然是本地人嗎!?真是難以置信!世界究竟是小到什麼程度啊!」

「嘛,也是呢,這其實也算是有緣吧?森山。」

「什麼啊,這種孽緣才不需要啊,神奈川裡的第一帥哥只要有一個就夠了。」

「好過份啊森山桑。」良心的笑容是小堀的特色,小堀身上輕易散發著鄰家大哥的氣場,看起來溫柔又可靠。絲毫沒有所謂心機吧,黃瀨想。

至於森山的身上則是跟小堀截然不同完的氣場,乍看之下那雙細長的眼充滿距離感,不過當他上前搭上黃瀨的肩時,那個充滿嫌棄的嗓音又顯得亲和。

黃瀨沒由來的心情好了起來。

「倒是你,還真閒啊大明星。」說著,森山玩味的迅速的抽走了黃瀨手上的書。

「森山桑!?」黃瀨反射的想要奪回被拿走的東西,發現了黃瀨的意圖,森山嘴角上的笑意又更是加深,一邊退著身子一邊把書又更往自己眼前湊「十年一品溫如言...嗯?」

「喂喂,森山!...嗯?」原先想要阻止森山失禮舉止的小堀聞見了森山嘴裏吐出的字,被吸引著停下了動作,湊近了森山,一臉驚奇的道「啊、這裡居然有這本書!」

「怎麼了嗎?這本書...」看著意外被書本吸引了注意的兩人,黃瀨充滿疑惑的開口,只見森山聳了肩後道「嘛,其實也沒什麼,就我們部長還蠻愛這本書的。喏、」森山把書重新放回了黃瀨的手上。

「部長?」

「說到這個。」想起什麼似的,森山邊說著邊走向角落書櫃最底層的籃球雜誌區,上頭緊密的排列著各期的籃球雜誌。每期雜誌記載著各個實力堅強的中學和高校的籃球隊的報導

「我們部長以前也是個很厲害的球員喔。」說著,森山蹲下身,細長的眼專注的瀏覽著,也不忘伸手在這滿滿的書叢中翻找起來,還自言自語一般的喃喃念著,...在哪來著,我記得有的啊。

一旁的小堀見狀,也走上前,蹲下身子後,一個抬手從被藏在緊密排列的書叢與櫃子間的縫隙抽出了一本雜誌,看向森山,他瞇起了眼,笑著道「自己藏的也忘了啊?」也不忘輕敲了人的腦袋。

對於不痛不癢的攻擊,森山不是很上心,只是聽了人的話不禁不滿的撇了撇嘴「我認老了行嗎。啊、真懷念。」對黃瀨朝了招手,森山熟稔的快速翻閱著雜誌,當黃瀨湊近了他身邊時,畫面早已定格在了海常高校四個大字的頁面上,指著頁面中的一角,上頭印著的是幾乎只能被稱為少年的身邊人。看向成熟的森山,他滿臉自豪的,黃瀨幾乎可以在男人的身上看到大大的“崇拜我”三個字,怪好笑的。

「嗚啊!好帥!這是高中時候的森山桑嗎!?好年輕!!」誇張的說道,只見森山的鼻子翹的又更高了,詭異的笑道

「哼哼哼、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當時的我可以說是海常籃球隊的招牌帥哥呢。」

「森山...」小堀笑的一臉無奈。對於森山的性格他早已在理解不過,同時也無力吐嘈。

「啊啊,這個是小堀桑嗎!?嗯...?...森山桑的篇幅好像是全部裡最短的...啊啊啊!對不起!我錯了!!」不等最後一個音落下,黃瀨耳朶佈上了某種熱疼。被人給用力擰起耳,黃瀨吃痛的求饒。滿臉青筋的森山咬牙切齒怒道「所以說,你到底是怎麼紅起來的啊!靠臉嗎!?」

「太過份了森山桑...(T^T)」

看著這本雜誌,黃瀨深覺懷念,其實他也曾經在這個雜誌上出現過,不過已經是國中的事了。

不由得感嘆著,上了高中後黃瀨的拍攝越接越多,自然的也就沒有在參加課餘的社團活動了。其實他是喜歡籃球的,不過當時他認為那也僅限於球場上有赤司的時候。沒有了赤司的籃球也就不是那麼好玩了。

「嗯...?這個人...」在黃瀨看向印著主將笠松幸男區塊時,那閃耀著光的灰藍色眼眸幾乎是在一瞬間吸引了他的所有目光。

那美麗的色彩,在哪裡見過它。

「喔喔!笠松啊?他就是我們部長啊。」尋著黃瀨的目光看去,小堀道。

「說來完全沒變呢,笠松。」

「噗,這種話從你口中說出笠松聽到一定會很受傷。」

「你自己倒是挺清楚的啊,還老這麼惹怒他。」

「哈哈,我說的不都是實話嗎?」

「森山你啊...」

只是沉默的再看了幾眼雜誌上的身影,黃瀨把書重新放回架子上。對雜誌上的人感到在意也只是在最初的一瞬間,這雙寶石一樣的眼眸的主人,就算真的跟他見過面好了,但他想,那大概也只僅限於擦肩而過,怎麼說,不是自己擅長的類型啊...看起來就是個板著臉的男人。

不過當他真正看到本人後,黃瀨認為自己似乎又久違的偏離了自己軌道。


「啊啊,笠松,這裡!」眼尖的撇見了走進書店的人影,森山喚了喚人,只見那人看向他們,第一眼撇向森山,然後在目光移到黃瀨身上後整個人僵硬的頓了頓,微啟的唇抿上後硬生的嚥了口唾沫,迅速的恢復了鎮定。

「...呦。」

這人認得他。

黃瀨一個箭步上前,站到了男人的面前,兩人對視著,他想說點什麼的張了口,卻又在一時之間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那個...

我們在哪見過嗎?」意外的發言,男人並沒有馬上給予回答,只是面色複雜的沉默著。書店裡的角落迴響著的細微交談聲各個交疊下變得嘈雜,但等待著男人開口的黃瀨卻只感覺到了一片寂靜的尷尬。

男人移開了視線,面色複雜的思考了一會兒才默默的開口「...嗯,酒吧。」

「欸!?酒吧!?什麼時候!?」

「...這種事不是很重要吧。」赤裸裸的一個不是很願意表情,黃瀨被這麼一堵的竟一個音也吐不出來。一旁的森山見茅頭不對,趕緊上前打圓場。

「好了笠松。」一把勾住笠松的肩,森山開玩笑的道「就算黃瀨比你高也用不著這樣啊,你那作為一個年長者的風度呢?」惹的人一記狠狠的怒瞪「說什麼啊,欠揍嗎。」

趁著兩人打鬧,小堀拍了拍黃瀨的肩抱歉道「別在意啊,笠松就是這樣的人,不是有意的,嘛,這算是警察的某種職業病吧。」

「啊...沒事...。」

淡淡的道,黃瀨有些恍惚的望著笠松,一直到那雙眼睛再次有意無意的與他的對上,他才遲鈍的回過神。

那天回到家後黃瀨幾乎是沒忍住的連絡了赤司,然後對著電話另一頭的他說了很多連自己都解釋不清的東西。


★☆TBC?☆★


怎麼辦,不知道在打什麼,

到底是怎麼到03的www

好像差不多要玩完了(´Д` )

還有04的話高綠有戲了ヾ(*´∀`*)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