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好像太短了,但是取名麻煩啊(´Д` )

黃笠 - 藍色珊瑚礁 04

▶CP黃瀨涼太×笠松幸男(微青桃?)

▶架空成年人設定

▶超級有可能是個坑❢

▶OOC

▶黃瀨初期渣(應該?),幸男戀愛恐懼症(家庭黑暗)

▶以上。

「喂,大明星,我说你也未免太闲了吧,有事没事就泡在这里,很碍眼啊,不会还对哲有意思吧。」轻啜的亲吻了口杯缘,充滿嫌弃的銳利眸子扫向黄濑。

这是在黄濑走向坐在酒吧吧台上的壮硕男子愉快的打了声招呼后得倒的回应。

乍听之下让人火大的一语,黄濑并不是很在意,青峰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嘴里吐不出好话,眼神凶狠不说,没什么情调,还很迟钝(对桃井的事?),但说来就不是个坏人,也绝对不是讨厌黄濑,如果讨厌的话估计就不会跟他搭话了。

「欸?怎么这样,小青峰自己才是吧,明明是个警察还总往酒吧跑。啊,小黑子,麻烦了~」说着,黄濑向黑子挥了挥手,坐上青峰旁的位子,一边的胳膊压上桌面。

「啰唆啊你,在这可以别提什么警察不警察的吗。」青峰先是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白眼后朝他罢了罢手,埋头吃起手边的小菜。

「黄濑君,请用。」伸手接过酒杯,黄濑对着忙碌着又一直看着两人的黑子耸了耸肩。

「话说小青峰前段日子是上哪了,都没见你出现呢。」

「啊嘛,工作啊,就那腹黑眼镜,竟是派一些麻烦事,啧。」

「阿大!这样不行的!多亏了人家今吉桑一直很照顾你,你应该要再多感谢一点才是!!」身后传来的女声不满的直直责备着青峰。青峰头也不回的大叹了口气,沈了着脸喃道「又来...。」

「啊!小桃!好久不见了!」见来人,黄濑笑着与人打了声招呼,得到了美人笑的甜美的回应。

「小黄好久不见呢!阿大又给你添麻烦了吧?真不好意思呢...。」桃井偏着脑袋,双手合十苦笑着陪不是,丝毫不理会身边怒的嚷嚷着「谁给那蠢蛋添麻烦了啊!」的青峰。

「怎么会呢,倒是小青峰,有像小桃这样的美女关心着还真幸福呢。」闻言,桃井掩着嘴,眼弯着喀喀喀的笑了。

「小黄的嘴真甜呢,阿大要是有小黄一半好的话那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喂!五月!」

她是桃井五月,青峰的青梅竹马,时常帮青峰打理生活事物,她对青峰有着不凡的在意,在黄濑看来就是她喜欢青峰,不过桃井早已经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就是了。喜欢哲君还比较可能呢。桃井这么说。

「所以说阿大要好好跟小黄学习啦!」

「你这女人到底来这种地方干嘛啊!找碴吗。」

「对了,阿大!!你这笨蛋!!不是答应阿姨今天回家吃饭了吗!!」

「啧,这种事、」

「这件事很重要喔!!快跟我回家了!哲君辛苦了!我跟阿大先走了喔!」

「好的,请慢走。」

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两人,黄濑不禁对着黑子问道。

「吶,小黑子,其实小桃是喜欢小青峰的吧我说。」

「嗯?或许是吧,不过黄濑君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包含认真的水蓝色眼眸直直的看向黄濑,然而声音听起来仍是平淡,令人有些摸不着头绪。意外的提问更是让黄濑有些措手不及。

「你说为什么...?嘛,一般女性怎么会这么关心一个男人呢?就算是青梅竹马也...」黄濑笑得一脸尴尬的道。

只见黑子沉默了会,扬起了笑,「...可能就像黄濑君说得一样吧。」而后他俐落的拿起作业台上的酒瓶,「那么请让我再为黄濑君调杯酒吧,blue lagoon怎么样呢?」

「啊...麻烦你了。」并不是很明白黑子所意,黄濑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把酒杯递给黑子。

黑子的笑容并不是常见的,然而今天却不如以往的,一直到将酒杯递给黄濑后都未曾卸下。

「黄濑君或许也会遇到一个对你来说特殊的人。」让你不惜牺牲一切,「祝福你。」

黑子说得话黄濑并不是完全不能够明白,也正因如此他不是很高兴,那就像是被人指控着一般,指控着他不懂爱,即便他心里清楚的知道黑子的言语中并没有任何类似于所谓的瞧不起的东西,但他却不禁有种自己被可怜着的感觉。

怎么说,他确实不太明白爱,但这也不能怪他吧,他也曾对无数的人有过好感,学生时代也曾专注的跟某个人谈过恋爱。

但没办法相“爱”他又有什么办法。

独自一人走出酒吧,一直以来除了工作外习惯自己开车兜风的黄濑意外的没了兴致,扔下价格不斐的名车在酒吧后停车站,他带上墨镜跟帽子后上了电车。

末班车的人流不是很多,整台车上竟是一些中年上班族,个个坐在座椅上点着头打顿,还能看见几个仍拿着一张张的纸奋斗着。

电车上到处都有空下来的位子,但黄濑还是习惯性的站在门旁的扶手边,总是喜欢夜归的他并不觉得太过疲惫,隔着墨镜,金色的眸子有意无意的看着上下车的每个人。

他意外的看到了个熟悉的面孔,是笠松,那个一见到他就直白的露出了反感的男人。

那人上车后坐在距离自己一个走道远的边角位置,身穿警服,一边的耳上却带着与其身着不相称的耳塞式耳机,瞇着眼,疲惫的容貌浅显易见,想必也是忙碌了一天。

笠松大概是世上第一个无缘无故对自己表现的如此反弹的人吧,在黄濑的印象中,他可从没对笠松做过什么过于失礼的事,虽说起初见笠松对自己的态度,黄濑并没有多余的负面感想,但事后黄濑几乎是越想越不满。

黄濑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臭着的脸,走向笠松,装作若无其事的打了声招呼。

「嗯?这不是笠松桑吗?」

那人抬起头,先是一脸惊奇,他禮貌性的向黄濑點了點頭。

黃瀨没少见到笠松在点了头后有些刻意移开的眼,一瞬间黄濑脸色难看了。什么啊,那是困扰的意思吧,被打了声招呼罢了,得吗?

愈发孩子气的,他没打算就这么放過笠松,自顾的坐上了笠松身旁的空位。

「真巧呢笠松桑!」

「這是刚下班吧!总是坐这么晚的电车吗?」

「啊。」发出了个单音,由于反省过了自己曾对黄濑失礼下,笠松拿下戴在耳边的耳机,反问道「你呢?」

这举动倒是出乎黄濑的意料,却也没露出破绽,笑着摇了摇头道。

「嘛,我不是的,一般都是自己开车啦,不过偶尔也想这样搭电车之类的呢。」

「嗯?像你这样的明星吗?」笠松疑惑的挑起眉。

「是的,偶尔也想当当凡人嘛。」会有这样的反应黄濑并不觉得奇怪,确实,任何人都会认为跟自己的车比起来电车怎么都不算舒适,又没有巅峰时期吓死人的拥挤,更何况是明星了。但说到底,一般人又怎么会懂那种“厌烦了专车”的感觉呢?(这种话说出来笠松一定会大大鄙视黄濑)

「不过要把自己弄得这么低调很麻烦就是了。」黄濑笑得一脸调皮,用手指轻推推了墨镜的边框,露出了一边的眼眸。

笠松一脸奇怪的看了他,他被盯的尴尬。「怎、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笠松急忙的干咳了几声,「只是你这样一点也不低调啊。」

「…」

「喂…」见黄濑没反应,笠松试探性的发了个音,不料反应过来的人倏得起身,吓得他反射的就想后退,还不轻的磕到了后脑。

「欸欸欸!?不吗?这样不低调吗!?」黄濑很惊讶,是真的很惊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过也没出什么错,临时的就被人告知这样是不行的,认谁都会吓一跳。他看着一边揉着后脑抬头仰望着他,看似有些惊呆了的笠松,不愉快的表情慢慢回到了脸上。

「啊,怎么说,看起来很诡异。」一边说着,笠松有些责备意味的瞪着黄濑,伸手扯了扯他示意让他好好坐回座位上。

「非常抱歉....」缓缓坐下身,黄濑面向笠松抱歉的说。

笠松一把拿下他的墨镜,再把他的帽子又往下压了点道「这是样好多了。」

呼了口气,笠松重新调整了坐姿,靠上椅背,「还是怕人认出来得话,你也可以把它改成无度数眼镜,虽然墨镜跟风衣不容易被认出来,不过配起来太可疑了。」

「啊,是吗...真不愧是笠松桑啊。」不禁想着,其实不是个冷默的人啊,黄濑学着笠松的动作扯着自己的帽缘。

见笠松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想想黄濑道「笠松桑先睡会怎么样,告诉我是哪站,到站了我再叫醒你。」

瞬间笠松一个不信认的眼神扫了过来,又迅速的收起。沉默的打量了黄濑会,才开口说了句「...那麻烦你了。」

笠松跟黄濑有些过节,虽然黄濑不记得了但他倒记得很清楚,反射性布起戒心的他,总归是个见过世面的警察,黄濑是出于善意的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再者,要是真有什么擦错,先抱有戒心的他也不会是趋于下风的那个。以此为说服自己的理由,他还是决定姑且相信眼前这个头脑清醒的黄濑。

见笠松闭上了眼,黄濑内心有些复杂,老实说经过方才一连串的互动交流,难得他稍微有那么一点想要搞好关系的欲望了说,无奈大叹了口气,他脱力的向后靠,望着天花板。

那啥,还挺挫折来着啊。

那天之后他跟笠松意外的有緣,就好像到處都可以看到笠松一樣,例如說假日帶著女伴逛街吃飯,看到穿著便衣的笠松拿著剛買的午餐準備回家,又或是偶爾的早起開著車兜兜風巧遇正準備坐電車上班的笠松,還有在書店晃晃遇到翻閱著新一期籃球雜誌的笠松。

每次他都不忘大聲的跟笠松打招呼,起初笠松都會禮貌的向他點點頭,慢慢的會有些責罵的讓他小聲點,一直到最近,每每相遇幾乎可以說是暴力的,笠松會毫不猶豫的給了他一記飛踢,怒的道「閉嘴啊白痴!」,黃瀨真是各種哭笑不得。

不過這就莫名的交到了個朋友,對黃瀨對來說也沒什麽不好。

★☆TBC?☆★

對不起沒有高綠。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