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好像太短了,但是取名麻煩啊(´Д` )

黃笠 - 藍色珊瑚礁 05

▶CP黃瀨涼太×笠松幸男

▶架空成年人設定

▶根本就是個坑❢

▶OOC

▶黃瀨初期渣(應該?),幸男戀愛恐懼症(家庭黑暗)

▶以上。

若不是偶然在WC县内会场的观众席上瞄到森山的身影,并在与其同行时见到了笠松,黄濑估计都要忘了这人会打篮球的这件事。
远见跟小堀一起坐在观众席上的笠松。
黄濑平常一样的摆着手臂,欢心的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也不意外的被人丝毫不脚下留情的大踹了屁股。见笠松如同反射一般的一踹,森山跟小堀可惊讶了,他们任谁也没料到笠松跟黄濑早已便得如此熟络,询问之下,只得到了黄濑揉着屁股傻笑的一句缘分吧。
说实话,他跟笠松会变得熟络起來的原因,不过就只是因为两人的生活圈子有太多地方都重迭在一起了,像是他跟笠松两人的住处似乎没多少距离,电车同站下车不说,还得一起走过几条街才告别。
如果真要说的话,笠松大概是像邻居的感觉,硬要说是邻家大哥的话...嘛,虽然笠松没有那种属性,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笠松的年纪是比他大没错,还很稳重,就算童颜又娇小也。
笠松的长相不是特别出众,总是惯性的皱着眉严肃的脸,但黄濑并不反感,或许也是因为常常见面的关系,他甚至觉得这样的人在自己眼里正在变得亲切,连黄濑自己都觉得无比奇妙,明明就是這樣一个暴力又别扭,不爱笑又死板的人,就是,怎麼說,挺萌的來著。

会场上的人数不胜数,比赛还未开始,气氛却早已处于高涨。黄濑本身不是很常看球赛,每每县内有关系全国的大型球赛时,都刚好在他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不过其实他自己也不是特别爱看球赛,他总认为像篮球这种东西啊,若不是自己亲自下場打就没意思了啊。
然而笠松等人就跟他不同了,身为高中篮球校队的OB,其中一位在当时还是球队的主将,每年的大型比赛他们都会盡可能的排出空檔出现在会场一側,不难看出來这几个人有多么珍视海常。
在黄濑趁着比赛还没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小堀和森山闲聊着的时候,一旁安静的看着球场一端的笠松突然道。
「今年的主将是他啊。」
寻着笠松的目光看去,不知道何时站在边侧的蓝色队衣正面向着4号球衣整齐的排成一列。
「欸、是啊,总觉得一点都不意外啊。」瞇了眼,森山颇是感慨的道。
「毕竟去年表现的挺是出色的,也具有领导能力。」小堀也是连连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倒奇怪了,4号球衣似乎不同于一般的球员高大,黄濑也不禁有所好奇。
「嗯?他很厉害吗?好像长的不是很高啊...。」不过看起来好凶,就像....
「啊啊!不觉得很像笠松吗?那孩子。」对,就是,未免太像了。
「这么说...,怪不得一直觉得今年的海常画面很熟悉啊。」
「到底在说什么...。」
「哈哈,看样子今年的海常一定没问题的。」
聞言,原先鄙视着森山的笠松,充满自信的勾起了嘴角,眼神闪烁着,坚定着。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白痴。」
骄傲的神情使得黄濑的心跳不禁狠狠的漏了一拍,笠松从来都是皱着眉,严肃的、认真的、或是死板的,他从未见过笠松的笑容,自信的,那笑容是多么的...闪耀,一瞬间黄濑想起了这男人的魔力,几乎不可否认的,打从在旧书店初见这人的那时候开始,他似乎就总是无意识的被这人迷惑,如同蓝宝石般光亮的双眸总吸引着他、进而将他掳获,无论何时都是如此纯粹坚定的。
黄濑自己也不明白该怎么去解释自己对笠松所起的化学反应,什麼時候開始,这样的人在自己眼里是一点一滴的,渐渐变得美好了。

最后的最后海常不负众望的赢得了那场比赛,十足的展现出了非凡的团队默契。黄濑还记得在哨音吹下的那一刻,矮小的队长笑的灿烂,搭上了高大的肩,手掌结实的压上他的头搓揉着,画面和谐的让他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怀念起了曾经,怀念那些好像很久没有想起过的那些点滴。

看完球赛后,黄濑在小堀的邀约下几个人一起去附近吃晚饭,还碰巧的遇上海常球队的孩子们,气氛好不热闹。
让人意外的一个小插曲,打闹著的孩子们突然起着哄,强硬将满脸通红羞涩着的主将推至笠松眼前,笠松疑惑的皱了眉头,却还是礼貌的停下了进食中的动作。
只见像是紧张的头脑一片混乱的主将支支吾吾的,最后像是豁出去一样的,他大声的说「笠松前辈我、我真的、非常喜欢您!!」
一瞬间周围都寂静了下来,几秒后,在人群最后端的高大噗的笑道「主将,这样可是会被误会的哦。」紧接着是众人的一阵哄堂大笑
反应过来的主将急忙的解释,却仍旧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最后笠松说「好了,我知道,海常今年靠你们了。」不忘拍了拍主将的肩作为鼓励,结束了这场闹剧。
晚饭后,由于顺路的关系,在跟森山和小堀告别后,他自然的与笠松同行。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喝了点酒,温度较于平常更升的身体在晚风吹拂下,黄濑感到无比舒适,因此而心情愉悦着,他不知道身旁的笠松之所以心情好是否是也因为这个原因。
不自觉的黄濑悄悄的注意着笠松的一举一动,看着笠松低着头踩着缓慢的步伐,把雙手收進外套的口袋裡,用力的吸了口气,然后吐出,微瞇着眼,半張臉接著埋進他深色的圍巾裡。
好可愛。
他的脑袋沉闷的,意识到了自己对笠松那点奇妙的心思后,尽管是对方一個不着边际的小动作,他都不禁将其看在眼里。
「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笠松缓缓的道,沙啞的声音轻柔的,好似一个不注意就会隨風而去,淺淺的透露出他的放松。
「嘛,毕竟笠松桑是忙碌的警察先生嘛。」笠松的声音听着悅耳,黃瀨不禁也跟着放轻了声音道。
「都是为了生活啊...。突然有点怀念高中时期跟森山他们拼全国赛的时候了,多热血。」转了转僵硬的的脖子,然後像是失落的,笠松烦闷的喃喃说着。
聞言,黄瀨不禁笑了
「怎么觉得笠松桑这么说好像老人呢。」
「少啰唆啊,臭小子。」不满的一個拐子,惹的黄濑吃痛的哀嚎,笠松也不在乎,头也不回自顾的走着。
黄濑不急着追上笠松,他看着缓慢走远的笠松,某种欲望激起,或許是看到笠松对于篮球的热爱,看到了他满满的自信,“好想看这个人在球場上奔驰的模样”,这样的心理早已荡漾在他的內心深處。
他说「今天的比赛真棒。」
見笠松停下了脚步,他侧过身,似无奈的大叹了口气,他挺起胸满是自豪的道。
「他們可是海常啊!」
所以说,真糟糕啊,不管怎么看都好看过头了,这个人,以前从来没注意到。
「......笠松桑。」
「幹嘛。」
「下回,可以跟你一起打球嗎?」
「...什麼蠢話,有空就可以啊。」

★☆TBC?☆★
字数少
而且乱七八糟的,对不起( ´•̥̥̥ω•̥̥̥` )

 
评论
热度(8)